呓语

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!!!!
微博@宁家小花繁
我就是花繁,再问自杀

为战而生【瓶邪哨向】(无责任填坑)

“你说又有张起灵过来了?”吴邪看上去有点无聊地玩着指甲,“你确定这次不是冒牌的吗?”

“……”黎簇手一抖,吴邪这神经病又想到什么鬼了?

说来也是奇怪,这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,上头突然让他们等一个叫做张起灵的哨兵,据说是个非常厉害的金印哨兵,但是除了这个据说之外,他们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。

这不是唬人吗?吴邪对这个任务保持着怀疑的态度,什么都没有就想要他们找人?除了非常厉害这个——而且谁知道这哨兵厉害不厉害?

为了验证这个张起灵是真是假,吴邪想到了一个很简单粗暴的办法——

你不是说你是张起灵吗?那好,据说这人很厉害,你跟我们最厉害的哨兵打打看,看你的能力是不是叫做“张起灵”。

这个简单粗暴的方法虽然神经病了一点,但是还真的很有用,那些准备来这里混吃混喝的人很快都被打发走了。

“那我们先安排他去打斗一下测测能力?”黎簇问。

吴邪想了想就点点头,而且他现在也挺有空,“我也带小满哥去看看。”

刚说完,吴邪的精神动物就出现在面前,被吴邪称作是小满哥的狗亦步亦趋地跟着吴邪,来到训练场上。

看到吴邪过来,胖子把正在场上打斗那个人的身份卡递给吴邪,上面写着的信息说这个人是一个还叫做张起灵的金印哨兵。又是张起灵,吴邪摇摇头,把身份卡递回去给胖子。能力才是最重要的,他看着训练场上正在打斗着的两个哨兵,看这架势,还真像是是传说中形容的那个人。

他们的动作很快,吴邪的眼睛快要跟不上他们的动作了,便戳了戳胖子问他们已经过了几招了。

“十招还没到。”胖子指着穿着黑色背心,身上有着麒麟纹身的那个人说,“这小哥在放水。”

“你在逗我吧……”吴邪摸了摸小满哥的头,跟他们最厉害的哨兵打放水还打成这样,真实的水平是有多厉害?

“我猜12招定胜负,天真,你赌吗?”胖子嘴里咬着一根不知道哪里拔来的草,要跟吴邪打赌。

吴邪:“去去去,谁要跟你打赌。”

“得嘞,结果要出来了。”胖子瞄了一眼场上,然后说。

最后一招的时候,张起灵借这对方冲过来的身躯凭空跃了起来,两条修长的腿卡住了对方的脖子,用四字锁腿锁住了对方,空出的手伸手在他后颈一捏,直接就把人给捏晕了过去,端的是一个快准狠。

看到这一招,吴邪都觉得自己的脖子在隐隐作疼,瘆得慌。

这一场颤抖结束得有点快,至于场边有些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还是胖子最先跳进了训练场,勾着张起灵的脖子:“这小哥真是不错。”

对于胖子这种自来熟的行为,吴邪有点无语,也带着小满哥来到张起灵旁边,小满哥围着张起灵转了两圈,吐着舌头的傻样子一点都没有平时的机灵样。

然后他看着面前的张起灵,这个哨兵看上去一点都没有其他哨兵那么强壮,但是肌肉非常结实,肌肉的纤维密度应该很高,除此之外,吴邪看着张起灵的外表,反正不是会被淹没在人海中的外表。

“看来你是真的了。”吴邪观察了一轮之后才掏出笔记本,问:“你知道自己要来干什么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上头就没人告诉你吗?”吴邪有点想要扶额,这算是什么任务啊。

“他们只叫我过来。”张起灵把蓝色帽衫穿了回去,背起了那把随身携带的刀。

胖子过来打了个圆场:“成吧,我看小哥打了一场应该也累了,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,晚点再问问上面的意思。”

吴邪点点头,带着张起灵从更衣间的隧道离开了,更衣间的门边放着一个箱子,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的证件,哨兵敏锐的视力让他瞄了一眼就能看见上面的字,上面的每一张身份卡都写着同一个名字——张起灵。这个认知让张起灵这样的人也觉得奇怪。

“看到那个箱子里面的东西了吗?”吴邪回头说,“这些都是冒充你的人。”

胖子也加入进来说话:“小哥你究竟是有多出名才会被那么多人冒充来骗吃骗喝?”

张起灵摇摇头,他算是比较不配合组织工作的那种人,经常会独立完成任务,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样子。

这就比较复杂了,随后胖子问了一个问题:“有专属的向导吗?”

张起灵摇摇头,先不说有没有向导能跟着张起灵在各种地方上蹦下跳,而且张起灵也不希望有人侵入他的意识,所以一直都没有向导,平时则是靠磕向导素来保持意志。

这回吴邪倒是吃惊了,虽然说向导的数量比较少,并不是所有的哨兵都能有向导,但是张起灵这种级别能力的哨兵,居然没有向导,除了他自己不愿意要,吴邪想不到什么理由。

“大概是小哥没有遇到喜欢的吧。”胖子说,“小哥你要是看上了哪个一定要说。”

“……”张起灵没有说话,跟着他们走在安静的走廊上。

这人怎么就那么沉默寡言呢?闷不吭声的,叫什么张起灵,还不如叫闷油瓶。吴邪不自觉就给他取了一个外号,自觉的还挺满意的。

tbc

评论(2)

热度(76)